周口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超级学神 千零五十四章 轩辕氏姬云!

发布时间:2019-12-05 06:16:37 编辑:笔名

超级学神 千零五十四章 轩辕氏姬云!

“比起这个只能用功德来自保的人来,你是强了太多了,不过,你以为,就仅仅如此么就凭你这点微薄的大道之力,能抵得住你消耗几时”

苏航抬头,狞然的看着柳如絮,“如你这般歹毒心肠,活该孤独一世,我真是替你的父母感到羞耻,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女儿,肯定会一天打你十次。”

柳如絮听了,眸中寒光一闪,随即道,“不要妄图激怒我,我说过不会杀你,但是,我可以折磨你呀。”

苏航咬着牙,狠狠的看着柳如絮,“我今日不死,他日若是你落在我的手上,必将今日所赐百倍奉还。”

“咯咯咯,还真是有骨气呢。”柳如絮咯咯的一笑,忽然收住了笑容,眼神变得毒辣,“那就先让你尝尝穿胸透心的痛苦吧。”

说完,大袖一挥,两根铁链从柳如絮的袖中飞了出去,唰的一声飞向苏航

苏航根本无法躲避,那铁链瞬间将他穿胸而过,牢牢的锁住了他的琵琶骨。

“呃啊”

巨大的痛苦,一点都不输于刚刚的业力噬身,苏航仰天狂吼,几乎倾尽了全身的气力,五官都扭曲得变了形,潭里的业力黑水,震得不停的荡漾。

“哈哈哈”

“叫吧叫吧,还有更痛快的呢。”柳如絮像魔鬼一样乐得哈哈大笑,又是大袖一挥,一道金光飞出,化为一柄巨大的宝剑,从空中杀下。

金色的宝剑化作两丈巨大,贴着苏航的后背杀入了水中,那两根铁链瞬间缠了上去,将苏航牢牢的固定在了剑身之上。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痛快呢”柳如絮嘻然的看着苏航。

这时候,苏航终于知道,这一幕为什么那么的熟悉了,当年柳如絮对付楚天阔的时候,用的可不就是这一招么

被铁链锁住琵琶骨,不仅痛苦难当,而且,经脉被阻断,功力无法再继续游走,用不了多久,苏航就没办法再继续动用大道之力,到时候,便会受到这池中恶业之水的侵蚀。

这女人的心,好毒。

“痛快,真是痛快。”苏航脸色惨白,却还死鸭子嘴硬,痛得哈哈大笑了起来,“早晚我也让你尝一尝,真是过瘾的紧呢。”

柳如絮听了,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不得不佩服你们两个,骨头真是一个比一个硬,呵呵,你二人故人相见,好好叙叙旧吧,累了一天,我得补个觉去了,明日再来找你们,希望到时候还能这么嘴硬。”

说着,柳如絮娇柔造作的伸了一个懒腰,转身走了两步,回头又对苏航道,“至于你那些个朋友,什么时候想通了,愿意把东西交出来了,我可以考虑放了他们。”

“呸”

苏航直接一泡带血的口水吐了过去,不过,中气不足,没能吐到柳如絮的身上。

柳如絮走了,苏航叫骂了一阵,便也停住了,地下室里静悄悄的,叫人恐怖。

“疼么”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却是那个先被困在池中的人,听声音,有点苍老。

“废话”苏航没好气,这能不疼么一动就疼。

回头看了那人一眼,“你呢”

苏航反问了一句,这人也被锁着琵琶骨

“疼,真疼”那人苦笑了一下,的确像是真的很疼的样子。

苏航汗了汗,原来都是硬撑着,“你等会儿,让我缓一下”

疼痛袭来,苏航感觉有点受不了

“既然受不了,为什么还骂她你这不是自讨苦吃么”那人又问道。

好容易,疼痛有些麻木了,苏航扭头看着这人,强笑了一下,“这你就不懂了,骂她是死,不骂也死,何不骂个痛快,而且,你这人的情绪一激动,就会大量分泌肾上腺素,一时半会儿就感觉不到疼了”

“呵呵,神尊真是有趣,说的好有道理”那人听了苏航的话,呵呵一笑。

苏航抬头看着他,“话说,我们认识么你是哪一路的好汉。”

对于眼前这个人,苏航是有些疑惑的,柳如絮让他们叙旧,那他们应该是认识的。

可刚看了这人面目,他的确不认识,可以说是从未见过,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能被柳如絮如此对待的,八成应该是正道人士,而且,实力应该不俗。

那人听了,没有正面回答,而且往苏航后面看了看,“神尊背后这柄剑,可还记得”

苏航听了,想回头看,但是,扯动了身上的铁链,顿时疼的直咧嘴。

“既是那女人之物,必也是柄魔剑”苏航道。

那人苦笑了一下,“看来神尊是有些健忘了,神尊问我名字,听我娘说,我的名字是神尊起的,这柄剑也是神尊所赠”

“啥”苏航闻言一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娘是谁”

“有娇氏附宝”那人道。

“姬云你是姬云”苏航听了,立马惊呼了一声。

那人点了点头,锁在他身上的铁链,也跟着颤抖了起来,“轩辕氏姬云,见过神尊”

苏航呆愣了片刻,有那么一瞬间,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却道姬云是谁可不就是当年的轩辕黄帝么

苏航实在难以将眼前这个形容颓废的人,和大名鼎鼎的轩辕黄帝联系起来。

好半天,苏航才回过神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意外,可以说苏航的心中是相当的意外,这尼玛的真是出了鬼了,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姬云。

这也难怪柳如絮会说他们是故人了,当年苏航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尚在襁褓之中,如今,已经长成这般模样,他那里辨认得出

姬云听了,却是苦笑,“说来也让神尊见笑,我本在东方隐居修炼,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半月前出门小解,不想却遭了无妄之灾,被那女人掳掠自此,非说我拿了她的东西,我说没有,她就用铁索锁了我的琵琶骨,唉,我这纵横一世,却还从没有见过这等蛮不讲理的女人。”

“岂止是蛮不讲理”苏航苦笑了一下,“她找你要什么”未完待续。

博罗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云南省交通中心医院怎么样
广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长沙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乐山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