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皇极 第二百四十八章 联手

发布时间:2019-10-16 12:07:47 编辑:笔名

皇极 第二百四十八章 联手

诸葛浩宕一脸的焦急,嘴里念叨着:“上当了,上大当了!”

诸葛盈琪还是没搞明白,问:“爷爷,到底是什么情况?”

老头儿气呼呼的坐来,说:“我问你,举报者和被举报的都是什么人?”

她想也不想的说:“我们的人啊!”

“那不就结了!”老头儿咬着牙说:“你想啊,一直以来都是我们在暗,叶云扬和陈木阳在明,他们虽然能猜到你我的身份,却不知道我们的同伙有哪些,四个举报者加上四个被举报的,子暴露了八个!”

诸葛盈琪瞪大眼睛:“对啊!如果叶云扬不傻的话,他会调查跟着八个人密切来往都有谁,顺藤摸瓜确定更多有疑点的人。”

老头儿苦笑:“很不幸,他非但不傻而且很聪明,还有个老狐狸一般的陈木阳负责出谋划策,这两个人的组合简直是的,所以他们一定会顺着往查,我们的那点儿事情将不再是秘密。”

诸葛盈琪紧皱秀眉:“姓叶的也太损了吧,这是故意挖坑让咱们往里跳!”

“怪不着人家,只能怪咱们太笨,傻乎乎的跳进坑里。”老头儿叹气说:“果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只是小小的放松警惕,就吃这么大的亏,必须引以为戒,以后不但要防着贼王,主要是防着叶云扬。”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неìУаПge。Сом即可觀看新章

诸葛盈琪点头,虽然她嘴上很不服气,但心里还是很佩服叶云扬的,这个坑挖的实在是太高明了,让人防不胜防。

二军师府,陈木阳对叶云扬说:“消息,诸葛浩宕的四个属被人举报了,跟昨天一样,柴江涛令抓人。”

叶云扬哈哈大笑:“太好了。”

陈木阳建议说:“是不是派人把四名举报人的名字打听出来,然后顺着往查?”

叶云扬摇头:“用不着那么麻烦,现在的柴江涛做事很小心,一定会做到严格保密,贸然派人过去很有可能暴露,那就得不偿失了。”

“只查四个被举报的家伙吧,虽然人数少了点儿,但仍然可以查出很多有用的东西。”陈木阳说。

“不用,就算是查出一大串人名,对咱们有什么好处?有的时候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我们又不是柴江涛,查奸细是他的工作,跟我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继续摇头。

陈木阳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不利用吗,长时间以来都是自己在明诸葛浩宕在暗,好不容易等到诸葛浩宕露馅儿,难道要不闻不问?

叶云扬解释说:“就算我们不查,诸葛浩宕也会认为咱们查了,认为他的秘密已经不是秘密,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陈木阳恍然大悟,由衷的说:“云扬你太厉害了,先是让诸葛浩宕自乱阵脚,继而主动暴露目标,然后让他以为被抓-住了把柄。我要是没猜错的话,接来咱们该去会会他了,对吗?”

叶云扬点头:“没错,不过不是我们,而是我。您是潜伏者里的主心骨,不管什么时候都得稳坐钓鱼台。”

陈木阳想了想,说:“那好吧,以你的身份去跟诸葛浩宕谈,还算比较合适。”

十几分钟后,叶云扬来到大军师府门口,和以往不同的是他被拦住了。

这样的情况在他的预料之中,以诸葛浩宕的智商,没有理由想不到自己上当了,知错当然要改,他没在门口贴上“防火防盗防王启亮”的字条,就已经算是很厚道了。

守大门的人只是将他拦住,声称要禀告家主,获得允许之后才能进去。

很快,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是诸葛盈琪。

诸葛盈琪用带着愤怒的目光盯着他,哼道:“你还好意思过来?”

他嘿嘿一笑:“师姐这话是怎么说的,作为你的师弟大军师的忘年之交,我当然要时常的过来问候你们,这是该有的礼貌

。可是我被拒之门外,好像是你们不懂待客之道吧。”

美女气的胸口一阵起伏,偏巧很多事情是不能当面说出来的,她只能忍着,哼道:“别光说好听的,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叶云扬正色道:“来拜见大军师,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他老人家肯定快抓狂了吧,我是来帮他解忧的。”

美女眯着眼睛瞄了他:“明人不说暗话,是谁把他气得抓狂?”

“所以说嘛,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一本正经道。

诸葛盈琪咬了咬牙,说:“我可以让你进去,但你必须保证不再让爷爷生气,否则我一定不轻饶你。”

“明白。”

大军师府后院,诸葛浩宕皱眉看着坐在对面的叶云扬,脸上带着和孙女相同的愤怒表情。

叶云扬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笑着说:“大军师气色不错呀。”

明摆着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诸葛浩宕直接火了,指着自己的脸说:“这也叫气色不错,你瞪大眼睛好好看看!”

“遵命。”叶云扬伸长脖子盯着他的脸,一边看一边说:“是不错啊,白里透黑,黑里还带着点儿绿,绿里泛着紫……哇哇,师姐快来看,你-爷爷脸上能看出四种不同的颜色!还有,长度快赶上驴脸了,大军师您还能再拉长一点儿吗,那样就更像了。”

诸葛盈琪的脸也快绿了,怒道:“你是来给我们添堵的吧?”

诸葛浩宕恨不得一巴掌乎过去,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虽然隶属于不同的阵营,但同为潜伏者,杠起来没有任何的好处,终得利的一定是贼王。

叶云扬收起坏笑,说:“大军师果然好气度,晚辈跟您开玩笑呢,您别往心里去,我真是来为您排忧解难的。”

老头儿深吸一口气,忍着胸中的火气说:“有话快说!”

叶云扬坐正身体,一本正经道:“贼王查奸细,各大堂主舵主被困在王城,人人自危,在这样危难时刻,我们两家有必要联起手来,这样才能渡过难关,如果只是单打独斗的话,势必会被贼王逐一击破,谁都别想有好场。”

老头儿哼道:“我为什么跟你合作?”

“大家都是潜伏者这件事我就不说了,没意思。”叶云扬很有深意的说:“我知道大军师看不上我们,因为你掌握了我们很多的秘密,我们对你一无所知,认为我们应该巴结你才对,就算是合作,你们也是强势的一方。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大家站在平等的位置上,正好公平合作,不是吗?”

诸葛盈琪冷笑:“你以为知道了我方几名潜伏者的名字,就可以和我们站在同一高度?别忘了你也让手举报了不少人,所以说我们掌握的情报要多于你们。”

叶云扬耸耸肩:“就算我不举报这些人,你们也能通过安插的奸细获取到更多情报,我在短时间里无法揪出这个奸细,所以没必要藏着掖着。再说了,我在二位面前还有秘密吗?倒是贵方,一直以来都很隐秘,如果不是你们主动暴露,我都不知道该从哪里手查呢。”

事到如今,诸葛浩宕不得不低头,说:“这一局你赢了,我输的心服口服,可是你我两方联手能度过危机吗?”

诸葛盈琪补充说:“贼王查的是大汉奸细,就算是查到我们头上,南山和大秦素来无仇,一个大汉已经够他头疼的了,他肯定不想再惹上大秦,所以我们是安全的。”

“对,也许他不敢杀你们,可是他还敢重用你们吗,你们的任务是不是要失败?”叶云扬笑着说。

美女哑口无言,诸葛浩宕摆摆手:“不要废话,说你的计划。”

叶云扬的计划并不复杂,二军师为了避嫌,已经退出对汉策略的制定工作,既然大军师“主动”举报了自己的手,不如也声明退出。

两位军师退出,同样处在风口浪尖的三军师必然效仿,加上被抓紧牢房的那些人,这么一来制定和完善策略的工作彻底停止,贼王将失去所有的倚仗,变得焦躁不安。

诸葛浩宕表情平静的听完他的解释,说:“你的想法不错,但多是个缓兵之计,贼王心里存有疑虑,不可能原封不动的把人都放出来,更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的信任他们。”

叶云扬继续娓娓道来:“这只是计划的步,先稳住贼王,用以保证狱中之人的安全,然后再给他猛料,让他认为这是大汉皇帝的离间计,所谓的奸细根本就不存在。”

“他会上当吗?”诸葛盈琪觉得没那么简单。

“那就要看我们的配合了,只要大家配合的好,没有做不到的事情。”他自信满满的说。

诸葛浩宕沉吟片刻,说:“联手渡过难关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好像我们能做的事情并不多。”

叶云扬郑重其事的说:“能做的事情不多,不代表起到的作用小,大军师是聪明人,应该能理解我的意思。”

在南山贼当中,诸葛浩宕是除了贼王之外地位的人,也是说话有分量的人,虽然暂时被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形势的变化,势必会重新得到贼王的信任,回归核心圈。

有他暗中帮忙,叶云扬的计划至少成功了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一要看皇帝刘启的表现,的三分之一交给老天爷,因为任何完美的计划在实施过程中都会出现变化,也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诸葛浩宕点点头,说:“我跟你合作,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不许趁机刺探我方情报,一旦被我发现你们的人有此类动作,我会马上终止合作,并且做出让你们追悔莫及的事情。”

叶云扬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以人格保证,绝不私调查贵方的情况,包括你们今天暴露的那八个人。”

他本来就没想调查,面对眼前的危机,现有的人手能完成任务就不错了,哪还有精力去管其他的事情。

诸葛浩宕以为占到了便宜,其实人家根本就不感兴趣。

铜川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本溪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济源妇科医院哪家好

铜川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本溪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颈动脉斑块的治疗方法

40岁颈动脉斑块比例

颈动脉斑块不见了

颈动脉斑块属于什么科

治疗拉肚子的好方法
治疗拉肚子土方法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肚子
吃什么可以治疗腹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