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骑士号角第五二二章林间偶遇

发布时间:2020-01-22 21:39:54 编辑:笔名

骑士号角 第五二二章 林间偶遇

尽管矮胖子在作死,但卡戎还得懒得与对方计较,在汽艇靠岸之后,直接闪身出现在十几米外。

他略微停顿,先辨认了方位,随后迈步走向海边的树林。

“兄弟,你这玩意不要了?下次还能用啊!”

矮胖子鲍伯拎包涉水,一边往跑上沙滩,一边朝卡戎高声大喊。

但是这时候卡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丛林间,只剩地面细沙烙着的铁靴踩过的痕迹。

“走这么快干嘛?”

鲍伯唉声叹气,难得对方看上去像大腿,居然连抱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在看到被遗留的汽艇后,矮胖子一下子就扫掉积郁之气,想想自己下次能拉风独乘,居然有点小激动。

在胖子身后,上千只大小汽艇先后靠近沙滩搁浅,来自西境的人们振奋不已,这里就是他们攫取财富之地。

不过不管这边什么情况,与卡戎都没有太多联系了。

按照他看过的地图,这里是黑原的阿伯丁地带,沿海只有狭窄平原,崎岖山地更多,因此难成气候。

行走于茂密丛林中,沿途发现了两处被摧毁的部落,规模都不大,此时空无一人,想来都是贵族私人武装做的好事。

尽管经过数个月的时间,残留的信息并不多,但是卡戎还是能通过感知,模拟出当时的场景。

实力对比极其不平衡的碾压性战斗,不过想想也是,有资格来这边发财的人多少都有些实力,而这边不过是阿柏丁地带的偏僻角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强者。

在这个难觅人迹的地方,卡戎赶了半天路,才遇上拨这边的人。

“你们几个老实点,要是没有找到你们说的登陆点,老子就把你们都剁成碎肉!”

肥头大耳的男子凶神恶煞,粗鲁地拽起俘虏的头,发出厉声警告。

被抓的俘虏有三人,此时都是遍体鳞伤,并且被紧紧捆在树干上,基本是半死不活的废人了。

不过男子还是满心不爽,警告完还按着俘虏的头撞树,又用靴底狠狠踩着摁着这群人身上的创伤处。

俘虏发出有气无力的嚎叫,被抓捕后的这十天里,他们受尽各种折磨,基本都快麻木了。

篝火旁围坐着十几个人,他们多数身披皮甲,只有几个人身上穿戴铠甲部件,看起来很不规范,很明显是佣兵的身份。

样貌粗犷的佣兵团长尼尔森接过手下递来的烤肉,嗅了嗅香气,漫不经意地提醒道:“威利,你可别把他们弄死了,不然怎么完成任务?”

“团长你放心,我只是教训他们一下而已,不会耽误正事的。”

威利连忙回话,随后又朝几名俘虏吐了口唾沫,低声骂道:“算你们运气好,下次我再好好招待你们。”

他按了按腰腹的伤口,伤口不深,不过如果不是团长出手,他现在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尽管那名让他感受到死亡的敌人已经被他折磨死了,但内心的愤恨依旧存在,所以也只能发泄到对方还活着的同伙身上了。

坐在树上放哨的佣兵被飘来的肉香诱惑得肚子直叫,咽着口水往地面看向下面,才用莫大毅力转移视线。

突然有人影出现在监控视野内,眨眼间就到了百米外,他觉得自己一定是饿晕出现幻觉了。

他定神看去,脸色骤然一变,“团长,有人过来了!”

地面上的众人看上去一盘散沙,但是反应并不慢,当即就有人抽出刀剑。

团长尼尔森扭过头,眼就看到二十米外的卡戎,后者正漫步行走前来。

这么近的距离,自己竟然没能发现.....

“这位朋友,你来找我们有什么事?”

尼尔森面露笑容,看上去并无不自然的地方,然而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他的瞳孔仍然紧缩。

话音刚落,一个钱袋已经抛到尼尔森面前的地上。

“东西留下,俘虏留下,你们人可以走了。”

卡戎淡淡地说着,面前手持武器的佣兵,并没有给他带来一丝危险的感觉。

如此直白的蔑视,令尼尔森脸色阴晴不定,摸不清对方的底细,确实难以抉择是否动手。

“团长,那边的金币....”

一名团员拿过钱袋,扒拉着看里面的钱财,份量不少,但是款式上看,与他们常用的那些截然不同。

“什么意思?”

尼尔森皱着眉,没有立刻反应过来,直到团员将金币倒出来,又用眼神示意那边捆在树上的几人,他才意识到事情不好对付。

他们接受兰城发布的任务,就是来侦查关于外来者们的情报,先前伏击了一支五六人的小队,抓俘虏就是为了这个任务。

没想到俘虏们所说的登陆点还没到,就遇上他们的同乡,这一个看上去可不好对付啊。

就在尼尔森沉思想对策的时候,没人想到被捆在树上的一个俘虏,正用剩下的眼睛死死盯着人群间隙的卡戎。

准确的来说,他是盯着卡戎身上的衣物,他发现无论是花纹还是样式,都很像西境的风格。

他不能确定,但这是的机会了,于是用尽所有力气喊出来,“快去带人!铁陨佣兵团是从东连地区过来找登陆点的,不能让他们离开阿伯丁——”

呐喊声在静谧的树林中回响,远处的树冠窜出被惊吓的成群鸟雀,卡戎没有挪动半步,只是和佣兵们在温度降至冰点的环境中相顾无言。

“西蒙!”尼尔森猛然大喊出声。

一道身影从附近的树木后窜出,拖拽着蓝色狂暴的斗气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堵住卡戎的后路。

其他佣兵成员也迅速分散四周,形成包围,对形单影只的卡戎虎视眈眈。

“本来不是很想动你,实在是没办法,你还是死在这里吧。”

尼尔森拔出骑士剑,橘红色火焰从缝隙溢出,为铠甲加持更多一层防护。

原本出声警告的俘虏咳出一口血,绝望地垂下头颅,没有希望了....

其实赶来这边之前,卡戎就通过感知捕获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对这帮人并非一无所知。

只是没想到他这边懒得理会,对方居然自己撞上来,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两名骑士级,加上十余名侍从级好手,付出一定代价,就算对方是中阶骑士级,也该命丧于此吧。”

团长尼尔森如此想着,但是为了让伤亡更小,他还是决定用更保险的方法。

“其实只要你向我跪地求饶,我未必不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他开口试图转移注意力,又暗中朝另一名骑士级使眼色。

拥有雷属性斗气的佣兵微不可察地点头,悄然压低身体重心,下一刻猛然发起冲刺!

在斗气特性的影响下,他拥有很强的爆发力,瞬间就抵近卡戎,并将闪动电弧的骑士剑径直刺向后者的脊柱。

如果是寻常对手,可能会着道,但是....

“太慢了。”

在卡戎转身的时候,偷袭的佣兵敏锐察觉到隐晦深沉的恐怖在翻转,瞬间就将自己笼罩,那是一种陷入深潭的窒息.....

咔——

剑刃被伸出的手掌握住,不止凶猛威势戛然而止,再也不能进退半分,附着在剑上的斗气还被强劲纯粹的力量震散。

“你...咳...咳....”

佣兵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卡戎抓住脖子举起来,后者并不想听他废话,斗气透过手掌,强行涌灌侵蚀佣兵。

燃烧的蓝芒斗气如同被风吹动的烛火,在剧烈摇曳中彻底熄灭,血肉之躯更是肉眼可见地干涸衰老。

在卡戎将佣兵扔开的时候,对方在黑暗力量的侵蚀下,已经与干尸无异。

双方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他甚至连本源属性被污染,堕入黑暗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咽气了。

树林间一片死寂,战斗结束得太快,众人几乎难以接受,就是几名俘虏也是震惊不已。

佣兵们刚才并不是什么都没做,有几个人已经射出弩箭,只是弩箭还未碰到敌人的衣物,就已经被燃成灰烬。

同伴的惨死,以及卡戎周身游离的黑色火星,让冲出一半的尼尔森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黑暗...骑士...”

声音艰难地从喉咙发出,佣兵们握武器的双手或多或少都有些无力。

比起联盟治下的王国不同,黑原这片广阔的三不管地带,黑暗骑士可是相当活跃。

他们给世人展示的形象,便是残暴血腥、强大恐怖!

猎杀黑暗骑士的任务并非没有,但绝不是他们这种层次的佣兵团所能掺和的,而且眼前这个黑暗骑士明显更加可怕,副团长可是骑士级啊,竟然只是一个照面的时间就惨死!

噗通!

不得不说黑原这边的风气,和海对岸那边确实不同,佣兵团长身上毫发无伤,便果断地选择双膝跪地,低头认错。

“大人,我等并非有意冒犯,铁陨佣兵团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恳请您宽恕我们的罪过!”

其他佣兵也是有样学样,先后跪在地上,团长都选择认怂,他们这群侍从级就算一轰而散,又能跑掉几个。

“这片地区哪里有凶兽,尤其是耐力好、速度快的这一类?”

淡淡的询问声进入耳朵,团长尼尔森壮着胆子抬起头,对上卡戎平静的目光。

没有任何杀意!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从先前对方给钱清场的情况来看,他就觉得这名黑暗骑士不是极度嗜杀,而是拥有清晰理智。

虽然本质也是冷酷无情,但只要不激怒对方,稳住对方的情绪,活命并非不可能的事。

“大人,阿伯丁这边凶兽稀少,只有东北边缘的悲魂山有几种群居的飞行类凶兽,狩猎难度不小。如果您想猎杀凶兽,我们定当献出忠诚,为您效命!”

搜索脑海中的地理印象,卡戎确定位置后,木然对战战兢兢的佣兵点头,“多谢了。”

“大人不必客....”

尼尔森话未说完,便猛然瞪圆眼睛,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十几名手下的头颅竟然飞到半空中,怎么可能?!

在陷入黑暗之前,尼尔森终究还是看到自己那具失去首级的身体,断口处血泉不断涌出,明明对方没有杀意.....

抛起的头颅砸落到地面,无头尸体也相继倒下,世界彻底变得安静。

越是强大的人,越是漠视他人的生命,这句话并非完全没道理。

卡戎对这群佣兵确实没杀心,不然一开始也不会让他们自己离开,只是这群人非要跳出来碍事,他才挥手扫掉这些尘埃。

走到篝火旁坐下,他也不忌讳修罗场一般的环境,拿起还架着火上的烤肉吃起来。

被铁链捆住的俘虏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铁陨佣兵团彻底死绝,确实让他们畅快不已,但现在他们的处境同样危险。

尽管再差也不会比之前差,但终究没人愿意选择死亡,否则他们也不会带路。

“东连地区的城邦有联手的迹象?”

卡戎的声音很突兀地响起,而且提出的问题有些无厘头,让三名俘虏心中一紧。

还是那名之前开口的人出声回答,他很确定这名黑暗骑士来自西境,否则不可能这么询问。

“禀报大人,目前还没有,只有因为我们在阿拉丁这边肆虐,活动地带一直往那边蔓延,让他们起了防范之心。”

卡戎淡淡应了一声,他只是习惯性询问,并不会亲自插手,这些事如何应对,还是交给商会那边的人。

毕竟做这些勾当的人都是他们那边吸纳的,德尔家可不会为这群人的安危操心。

问完一句后,卡戎也没再问其他问题,将几名俘虏晾在那里。

这种举动让他们几个提心吊胆,先前铁陨佣兵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全部脑袋搬家。

随着时间流逝,天色愈加黯淡,远远传来野兽的嚎叫声。

篝火噼里啪啦作响,飘起零散的火苗,已经吃得差不多的卡戎站起身,将目光投向被捆在树上的俘虏。

几人似乎意识到重要时刻的到来,尽管他们知道生存希望很渺茫,还是低下头沉默地等待命运。

无论是黑暗种族,还是黑暗骑士,在西境基本都是人人喊打的角色。

对方通过战舰秘密来到黑原,必然有着重大图谋,怎么可能留下活口?

就在绝望侵蚀他们的时候,捆在身上铁链竟然节节崩裂,站立不稳的他们倒向地面。

“大人....”

等他们反应过来,想要感谢卡戎的时候,后者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能看到的只有佣兵们冰冷的尸体。

“西菲,东尼,他们身上有药剂....快....我们必须恢复点力气.....”

在生存欲望的刺激下,其中一人率先有动作,他可不想刚逃脱劫难,就被夜晚觅食的野兽吞进腹中。

名为西菲的男子正是两次出声的那人,并没有时间和同伴一起艰难爬行前进,而是望着愈发阴暗的林间,不发一语。

内心挣扎交锋,他的目光还是渐渐变得坚定,单膝跪在地上,用沙哑的声音道:“我,西菲·扎尔特以人格起誓,无论付出何等代价,都要回报今日救命之恩!”

铿锵之言结束之后,他感觉困住自己的枷锁开始破裂,一股炙热的力量不断从残破枯竭的躯体内涌现,从身上的伤口溢出,微弱而顽强地燃烧着......

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专家
垣曲县人民医院
长春市治银屑病好医院
上海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云南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