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易满成的故事十那辆破旧的电麻木

2018-11-30 18:53:06

[易满成的故事十]那辆破旧的电麻木

安家友

燕子乡政府院内的一个角落,停放着一辆三轮车,红色的车身,蓝色的顶篷,两侧挂着黄褐色的布帘。

那是易满成现有的“坐骑”。他的家与燕子集镇相距10公里,早晚两头奔波,这算一段不近的路程。以前上班,早出晚归他都要搭乘中巴车,单边需要3元钱的车费。如果错过了班车,他不得不搭乘电麻木。乡政府经常晚上开会,散会晚了,他常包车回家,一趟需要近20元的车费。

一个月下来,车费就要几百元。“不仅如此,还经常麻烦别人,很不方便。”

2005年底,他下决心花1600元买来一辆二手电麻木。从此,他就骑着这辆破旧的麻木车,往返于清湖与燕子集镇之间。

当初买车,主要是为了自己上下班方便,没想到在工作中也派上用场。

他经常骑着车带同事下乡办案,东乡、荞云、三溪等村村寨寨,都留下过这辆麻木车的足迹。乡下的机耕路路况较差,尤其是大雨过后坑洼不平,麻木车左摇右晃像跳摇摆舞。遇到上坡机器突然熄火,他就和同事下来推着车前行……

有了麻木车,山乡的公路上撒下一路欢笑,也留下几声叹息。

2007年11月7日,他在途中感觉车底响声有些异常,下车一检查,发现底盘螺丝松了。他找来砖头斜撑着车身,准备自己修理。不料,砖头一偏,车身“哐当”一声落地。他的右手中指被压破,顿时鲜血淋漓……

“这次受伤真不是时候。”他说,因为再过三天,县信访局就要来检查工作。

晚上回家,手指痛得让他难以入眠。但第二天,他又照常出现在办公室。右手包扎着吊在胸前,他就用左手写字、整理材料,一天也没耽误工作。

那辆麻木车油漆剥落,里面空空荡荡,不见坐垫。我们问坐垫那去了,他说:“我不跑客运,不需要坐垫。”和同事下乡,或回老家看望父亲,他就在车厢里放一把木椅子。

一次上班途中,一位老人要搭车到燕子,他一再解释不带客,可老人硬是上了他的车。到燕子集镇后,老人要付车费,易满成坚辞不收,老人一惊一乍:“我今天遇到活雷锋了啊!”

那辆破旧的电麻木,藏着许多辛酸而又欣慰的故事。

(见习:成西)

郑州房产抵押贷款
膨胀剂
减速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