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荷塘】苍天可补河可塞,惟有好怀不易开(赏析)_a

发布时间:2020-01-22 21:50:34 编辑:笔名

摘要:吴敏树和曾国藩是很纯洁的文友关系,他们不是利益关系,也不是上下级关系,后人应当尊重他们,这句话作为本文的结论。 1、引子

吴敏树是湖南巴陵人,生于1805年,18 2年乡试中举。曾国藩是湖南湘乡人,生于1811年,18 4年乡试中举。

吴敏树比曾国藩大六岁,二人又不是同一年中举,一个是湘北人,一个湘中人,在那个通讯和交通极端落后的时代,他们是如何认识的?我查遍《吴敏树集》和《曾国藩全集》,找不到答案。

18 5年,曾国藩进京寓居京城长沙会馆,18 6年恩科会试落第,回到长沙,居于湘乡会馆读书。18 8年,曾国藩再次参加会试,获得成功,赐同进士第,自此,居于京城十四年。

吴敏树在18 年、18 6年、1844年和1852年四次进京赶考,均未考中进士。

从他们的交往看,1852年时,他们已经是老熟人老朋友了,那么,1852年前他们的交集有三个机会,个是岳麓书院时期,曾国藩18 4年在岳麓书院求学过一个时期,吴敏树也在岳麓书院求学过一个时期,只是不知具体起止时间。第二个机会是18 6年的京城会试,这一次,二人都在京城参加会试。第三个机会是1844年,这时,曾国藩已经是个老北京了,吴敏树也在京城参加会试。

我倾向于他们二人是1844年在京城认识的。首先,个交集似乎不成立,遍观《吴敏树集》,发现他在岳麓书院求学的时间似乎在1826年至18 2年之间。其次,第二个交集似乎也不可能,曾国藩住在京城的长沙会馆,吴敏树一般住在京城的巴陵会馆,再说,那时候的曾国藩也籍籍无名,而且他一考完试就回长沙了。

那么,就剩一种可能了,那就是1844年,二人相识于京城。

1844年的曾国藩在京城湖南士子中已经是个名人,毕竟,他在二十八岁的年纪上就是个进士了,而且这一年已经转为侍读身份,翰林院侍读,了不得啊!

这一年,曾国藩和吴敏树的身份相差很远了,照理说,曾国藩是不会主动去认识吴敏树的。但是,吴敏树这时候在文坛也小有名气了,因为他古文写得好,而且接近桐城派风格,深得文坛主将梅伯言的赏识,便有一大批在京城的外省考虫纷纷聚到吴敏树周围来认识他,和他交朋友。这种情势下,曾国藩要去结交吴敏树这个朋友也不算亏。

但是,更为可靠的一种说法是他们二人的认识来自欧阳小岑这个媒介。欧阳小岑和吴敏树在岳麓书院时期就是好朋友,欧阳小岑是个文人,也是个医生,1840年他也在京城逗留,这一年,曾国藩差一点就病死了,是欧阳小岑治好了他,他们便成为好朋友了。可能就是1844年,欧阳小岑又把吴敏树介绍给曾国藩认识,所以,吴敏树和曾国藩也成为了好朋友。

但是,我这个说法还不是十分靠得住,1842年,吴敏树赋诗《岁暮书怀呈西垣》,其三曰:久便山泽游,但知耕钓情。诗书已芜废,面目成荒伧。故人前日归,置酒话京城。举杯笑谓我,子才薄公卿。子今未出山,已有文章名。翰林曾陈辈,各欲相逢迎。我云君语谬,恐令山鸟惊。一醉可千载,且复赌巨觥。

诗中“曾陈辈”里的“曾”,就是指曾国藩,那就是说,曾吴二人可能在1844年前就认识了。

但是,这里还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们二人在认识之前,各自就知道对方的名字和名气,心仪已久。

读唐浩明小说《曾国藩》,里面说,吴南屏在京城考进士,吃住都在曾府,因为是小说家言,只能姑妄听之。

若真有其事,那就是指1844年和1852年前一段时期。1852年,吴敏树在京城呆了一整年,而曾国藩是在六月份离开京城去江西的。但是,我查遍曾国藩1844年的日记,均没有关于吴敏树一个字的记载。1852年的曾国藩日记,有两处关于吴敏树的记载,一处是5月初8日,会毛西垣、吴南屏,久谈。一处是6月初2日,未初,拜巴陵馆南屏及龚云浦。

读曾国藩日记,你就会发现,曾国藩会事无巨细都记入日记,比如剃头,何时睡觉,去了哪里,会见了谁,谁来家里做客,甚至看了一会牌也会写入日记,他如果和吴敏树在一起,怎么会不写入日记呢?

2、身份定位

打开百度,输入“吴敏树”三字,就发现这么一条文字:吴敏树,中国柈湖文派的创始人。诗文经史造诣日益深厚,著述丰硕,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经史文学财富。“湖南两百年文章之盛,首推曾吴”(清·郭嵩焘语)。曾,指的是曾国藩,吴,便是吴敏树。

这条文字下面还有一栏,标明吴敏树是文学家、史学家。

再输入“曾国藩”三字,就发现这么一条文字:曾国藩,初名子城,字伯涵,号涤生,宗圣曾子七十世孙。中国近代政治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

说吴敏树是文学家、史学家是很准确的,说他是柈湖文派创始人恐怕得问问吴敏树同不同意。一个文派,得有一定数量的作家,得有一定数量的作品,他们的审美观点一致、创作风格类似。只有一个吴敏树作家,能构成柈湖文派吗?只有一本《吴敏树集》,能构成柈湖文派吗?再说,吴敏树在世时,一直反对将他归入某个文派的,难道冠他一个柈湖文派头衔他就同意吗?

至于曾国藩,我觉得将他划为政治家、理学家和湘军统帅似乎准确一些,至于文学家头衔,似乎还有点欠妥。

郭嵩焘说,“湖南两百年文章之盛,首推曾吴”。我不知道郭嵩焘这句话的出处,假如是真的,当如何理解?其实简单,郭嵩焘是说,曾国藩和吴敏树的古文写得好。

如果单论为文风格,我觉得曾国藩偏于说理,吴敏树偏于文采。

岳麓书院出版的《曾国藩全集》 1卷,我统计了一下,有12卷奏稿(包括咨文、廷寄、明谕、军情分析、片),合计 581件。1卷披牍,11 9件,咨文5件,合计1144件。1卷文学作品,包括诗、词、赋、联、文、杂。1卷读书笔记。4卷日记,起于道光十九年(18 9)正月,止于同治十一年(1872)二月去世时。2卷家书,合计1485件。10卷对外书信,合计8 65件,书信中有致信,有复信,复信数量大于致信。 1卷著作,合计字数达到1500万。

在中国历史上,写奏折多的人恐怕就是曾国藩了,当时的人就称赞曾国藩的奏折写得好,应该怎么说,不应该怎么说,把握得恰如其分。写书信多的人恐怕也要算曾国藩了,家信外信合起来将近一万封,光写好、封好这些信封,都要花费多少时日啊!

、曾吴二人的往来

曾国藩一起给吴敏树写了三封信,都是复信。封信是1859年十二月初二,说文学流派的事。第二封信是1870年三月初三日,他在回信中钦羡吴敏树著书娱老之乐,自叹公私多未适意之苦。第三封信是1871年三月初五日,感谢吴敏树寄去的诗集和君山茶,他赞美吴敏树诗作,并告知近况以及西陲军之事。

曾国藩还给吴敏树写了《读吴南屏送毛西垣之即墨长歌即题其集》、《喜吴南屏至》两首诗。

曾国藩的日记在1852年有两处提到吴敏树,在1868年有三十处提到吴敏树。

吴敏树直接写给曾国藩的诗有《盐车骥不称》、《送涤笙侍郎典试江西兼假归省觐》二首、《曾母江太夫人挽词》二首、《次韵奉答曾涤生侍郎惠题拙集之作》二首、《寄上曾涤笙侍郎江西行营四十韵》、《送曾侍郎起督浙江军务》、《勋业当今人》、《金陵奉和相国曾公见赠原韵》、《东坡居士人天师》、《江宁上曾相国二首》、《相国出巡海口》二首、《赋得洞庭树寄直督相国曾公》、《君山茶》三首,合计二十首。

吴敏树间接提到曾国藩的诗有《岁暮书怀呈西垣》、《赠邵位西员外懿辰即题其诗集兼索所著古文》、《长沙赠赵惠甫烈文》、《我身尽落舟船簁》、《西湖风景天下无》、《午檐双桂日影簁》、《焦山诗补作》,合计七首。

吴敏树写给曾国藩的书信有1852年《京师寄曾侍郎书》、1856年《上曾侍郎书》、1857年《答曾侍郎书》、1859年《己未上曾侍郎书》、1860年《庚申上曾制府》、1861年《辛酉上曾公》、1864年《甲子上曾爵相》,合计七件。

吴敏树为曾国藩写的文章有1857年《为曾侍郎论金革无辟》、《自书金革无辟论后》,合计二篇。

从这些事实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很不对称的朋友关系,严重倾斜,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吴敏树对曾国藩的关心远远胜过曾国藩对吴敏树的关心。换一种说法,曾国藩在吴敏树的朋友圈中,是仅次于毛西垣、方稼轩、欧阳小岑的朋友,而吴敏树在曾国藩朋友圈中,恐怕是次要层次的朋友。

吴敏树写给曾国藩的二十首诗中,有六首长诗,一首十四韵,一首十八韵,两首十九韵,一首二十一韵,一首四十韵。要知道,长诗是很难驾驭的。

曾吴二人的会面除了在京城的几次外,根据吴敏树记载,还有这么几次:1854年和1858年在洞庭湖湘军水师战船上会面两次,这两次都因为战事匆忙,吴敏树在船上只呆了一小会儿,完全是礼节性的拜会。还一次就是1868年,吴敏树游历东南,在东南一带历时近四个月,和曾国藩一起呆了几十天。曾国藩日记里记载他二人会面次数达三十次之多,或是吴敏树来便饭,或是与吴南屏久谈,至于谈什么内容,曾国藩从不记在日记里的。

4、吴敏树对曾国藩的赞颂

在吴敏树向曾国藩伸出的橄榄枝中,开满了对曾国藩赞颂的美丽花朵。

我们先看吴敏树间接写到曾国藩的诗文,在《赠邵位西员外懿辰即题其诗集兼索所著古文》中说“宣城梅叟老文理,吾乡曾子近奇崛”,这是吴敏树1852年在京城对邵位西说的话,说曾国藩是我们湖南近崛起的奇才。1862年在《长沙赠赵惠甫烈文》一诗中说“吾乡文武曾制军,行哉赞画康时屯”,意思是曾国藩是个文武全才。1868年在《阻雨不得游西湖述叹即谏秋樵》一诗中说“相公龙节海天阔,夷市蜃气楼台俱”,“相公”是宰相的意思,“龙节”指奉皇帝命出使者所持之节。

在直接写给曾国藩的诗中,赞颂曾国藩的诗句更多,1852年,在《盐车骥不称》诗中说“伟哉侍郎公,纵鱼泃。高文集群彦,户外常满履。龙门十倍价,一第未为遇。……公今匡本朝,声望动遐寓。他时转鸿钧,位置看处处。”

在《送涤笙侍郎典试江西兼假归省觐》诗中说,宝剑的光芒和斗牛星座一样璀璨,帝王的使者从天而降万象低垂。你的声望在今天称雄海内,文章比照于古时盛于江西一派。烟尘清新精辟羽书飞扬,朝廷批准湖湘使节回到家乡。父老很多年没看过衣锦还乡的人如今看到了,高堂老母一月来舞动你上朝穿的礼服。

1856年,吴敏树写下《寄上曾涤笙侍郎江西行营四十韵》长诗,诗曰:

茫昧乾坤转,今将古可推。汉朝当厄会,唐室中兴期。梧桂虽生乱,衡湘实挺奇。民愚初乐寇,义动即成师。儒术萧生重,勋名郭令追。孔明筹笔壮,越石枕戈悲。气阔笼群策,诚精落众疑。天人终倚赖,宇宙在纲维。昔贼初狂逞,当公迫痛私。使旌回远驿,间道走哀衰。惨澹东郊顾,彷徨北极思。礼无金革避,志切溺焚危。杌陧狂夫阻,艰难巧妇炊。湖波飞组练,岳色锄戈旗。妙略知何算,成形亦可窥。金陵蛇作穴,夏口鳄扬鬐。不夺长江险,深愁大局离。楼船前世用,云阵上流宜。神炮争风猛,轻军纵水嬉。疾雷收岳鄂,白日照城池。溢浦锋逾锐,回溪翅却垂。岑彭亡更惜,陆逊重应持。抱人伦鉴,偏于国士知。笔投名将出,檄走众贤随。人尽供军乏,朝仍缓度支。决攻须计日,奏凯必今时。洗眼妖氛豁,关心习俗移。闾阎还俭朴,官吏去贪疲。整顿非容易,更新不在斯。患源仁者惧,大力伟人施。十载安邦画,千秋汗简辞。从兹文武盛,将待铸陶司。避乱嗟身老,无才预事为。往年迎次幕,吾郡接登陴。返旆仓皇别,深山窜伏遗。每闻腾露捷,跃舞向风披。永忆桓公坐,难陪谢傅棋。洗兵哦壮句,筑屋检残资。列圣遐昌祚,今皇神武姿。宗臣劳未已,独遣鬓成丝。

吴敏树的五言成就,这首五言就是代表作之一,先写太平军引发的祸乱,接着说曾国藩就是郭子仪、诸葛亮、刘焜一类的中兴名将,再说他在洞庭湖里勤奋地训练着水军,掌握了长江的制江权,说奏凯的日子不会太远,皇上神武,曾国藩却两鬓斑白了。

1858年,吴敏树写下《送曾侍郎起督浙江军务》,诗说,昨天浙东骤然报急,运气飞下湘水边。先生拜受诏书即日起程,亲自选了几只船凌江而去。万人欢呼拥岸相看,曾帅出战了,成功在望……边走边看,金陵一扫而光,尽可以解决四海生灵的危难。先生从天而降作中兴辅佐,想回到山上结庐墓为父母守孝终非适宜。回到朝廷虎拜天子受到万年歌颂,穷极功名就会堵塞阴阳两仪。

1866年,太平军已经剿灭二年了,一夜,吴敏树夜读苏东坡书,忽然想起一事:十年前,曾国藩在江西,曾给郭嵩焘写信,叫他亲自来吴家,就说曾国藩请他出来做幕僚,吴敏树拒绝了曾国藩的好意,为什么呢?他想起了孙政之和王安石的关系,孙政之和王安石是好朋友,王安石当宰相时,孙政之躲开王安石归隐,生怕别人说他搞裙带关系。

共 11024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曾国藩是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一提起他,几乎无人不知。而文学家吴敏树,就鲜有人知了。他们俩都是湖南人,偏偏又有了交集,作者详细探究了二人的交往及诗文唱和。吴敏树是湖南巴陵人,生于1805年,18 2年乡试中举。曾国藩是湖南湘乡人,生于1811年,18 4年乡试中举。曾国藩先去世,第二年吴敏树去世,俩人年龄相仿,作为朋友自然在情理之中。作者深入研究了俩人认识的时间,并从吴敏树的大量写曾国藩的诗作中,得出了吴敏树非常敬重曾国藩的结论。吴敏树关爱曾国藩多一些的原因,完全是出于他钦佩尊敬曾国藩这个人的缘故,并不是要巴结讨好他。本文引用诗作较多,内容详细具体,极有耐心地引导读者阅读,查找资料具体,有作者独特的看法。【编辑:莫道不销魂】

1 楼 文友: 2019-01-20 2 :05:41 老师的文章题目都起得很好,对偶居多,或者用诗句,一看就给人一种高雅的意境。向您学习了!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2 楼 文友: 2019-01-20 2 :07:05 读文章,增长了我的知识,我以后一定不会忘记吴敏树了!您真能钻研,啥时候有尽头呀?哈哈。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楼 文友: 2019-01-20 2 :09:0 您以后定会出一本研究吴敏树的专著,冒昧的问一句,您是大学老师吧?研究中文的? 用点滴文字,守候心灵家园。

回复  楼 文友: 2019-01-20 2 :29:08 谢谢莫女士的编审,我不是大学老师,我是个中学老师,教语文的,近两年专门研读吴敏树,已经写了一本《吴敏树年谱》草稿,还不成熟,江山网上发的文章都是近期写的,每天写两篇,估计还要写十来天,烦你了。

小儿咳嗽有痰吐不出来怎么办
为什么跑步时腿酸
专为儿童研制的止咳药安全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