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中国式结婚红包成债仪式低俗

2018-10-30 11:54:09

中国式结婚: 红包成“债” 仪式低俗,

去年,我国共办理结婚登记1346.9万对,比上年增长1.8%,达到近年新高。这是因为1987年是历史上的生育顶峰年,当年出生2550万人,而从1986年到1990年,每年出生人口都在2400万人以上。现在,高峰期出生的85后,整体进入婚配年龄,潜力巨大的婚礼市场也由此催生。

令人崩溃的婚礼仪式

“婚礼形式中不中洋不洋,婚礼上司仪拼命造势,但下面人要么是埋头猛吃,要么是低头看”。“”伴郎刘中杰告诉,因为年龄比同届同学小,长相又俊俏,他已经参加了若干场婚礼。

一次“不中不洋”的婚礼,是从“抢亲”活动开始的。新郎带着浩浩荡荡的车队前往新娘家,但新娘不让进门,之后是往门缝中塞越来越多的红包。无论从传统婚礼上有无抢亲一说,但现在成了婚礼的例行活动。良辰吉日往往婚礼扎堆,经常会在楼道里两三家同时抢亲,有一次,刘中杰甚至差点抢错了新娘。“人太多太乱,都穿着白婚纱,分不清楚。但是,同住的别家都抢,你不抢,就是不重视新娘。”

开门后,新郎要被要求做各种事情,被女方家人各种摆布。“有的很没 ‘下限’,跪、爬那都是轻的。伴郎也要跟着做,感觉很恶俗,没尊严”,他说。

亲身经历的一次在河北某农村的婚礼仪式上,新郎衣服被扒光,只剩下遮羞的内裤,全身被新郎的朋友们画满花花绿绿的图案,然后戴上“特制”的“八戒”面具,扛着拖把游街。更过分的是新郎在这样的装束下被要求到附近的超市为大家买烟后,“闹新郎”的仪式才作罢。

城市中的“闹婚房”环节还算克制,但部分农村地区就显得“放肆”。中秋节假期,刚从山东某农村地区参加同学婚礼归来的王敬文告诉,当地“闹伴娘”让他“大开眼界”。“为了娘从发廊里请‘小姐’做替身,闹新娘环节超级无节操,让人颇为尴尬。”

婚礼现场,场景基本类似不说,主持人极尽煽情,新人被任意摆布。在敬酒过程中,各种恶俗活动同样并不鲜见。“我结婚就曾被要求用一个生鸡蛋从左裤腿进,右裤腿出。”今年刚办过婚礼的郭先生告诉。

事实上,刘中杰发现,许多新人在举办婚礼前,其实并不知道“有那么多讲究”。而婚庆公司策划诸多流程,并将其概念化、模式化,实际上是为了增加收费。“比方,婚礼车队要双数,要有专门的头车尾车,这样,一个车队少需要6辆车,因为4在汉语里不吉利。巧妙运用了西式的婚车概念和中国人的数字忌讳。”

白蚁防治
建筑钢材价格
绞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