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聽障少年練琴十年 音樂夢圓

2018-12-12 16:17:33
听障少年练琴十年 音乐梦圆 聽障少年 音樂夢圓 7月2日下午,在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門診大廳,聽障少年小光以演奏鋼琴的方式向醫院表達謝意。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莫偉濃 攝 昨天下午三時許,貝多芬《黎明》奏鳴曲樂章的旋律歡快地流淌在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門診大廳,一位白衣少年正在全情投入地演奏,人們紛紛好奇地駐足欣賞。 沒有人知道,這位少年十年前學琴之初,就遭遇了中耳炎引發膽脂瘤,左耳聽力幾近重度障礙;治療過程中,右耳也出現了同樣的癥狀,再度損傷聽力…… 十年來,他一邊往返長沙與廣州兩地看病,一邊堅持每天練琴。今年夏天,17歲的小光(化名)離自己的音樂夢又近了一步——他基本確定被中國音樂學院音樂學系錄取了,成為該系15名新生之一。 在門診大廳奏響的這首生機勃發的曲子,正是小光考試時演奏的曲目。小光的好消息,也讓跟蹤治療他的病長達十年的珠江醫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張宏征教授開心不已。 耳恙 左耳聽小骨已被破壞 已接近重度聽力障礙 在過往追逐音樂夢想的十余年里,小光經歷的是猶如“冰與火”的考驗。 小光家在湖南長沙,自小家中頗有藝術氛圍。對節奏十分敏感的他從小就喜歡音樂,7歲時就開始練鋼琴。和很多同齡孩子不情愿地被逼著學琴不同,小光練琴從不用父母操心,他自己戲稱,“我那時候就是個佛系琴童,喜歡就練,喜歡才練”。 然而,同樣是在7歲這一年,他卻被命運開了個玩笑。這一年,小光的耳朵開始反復流膿,父母發現有時喊他沒有反應,和他說話也要比以前更大聲。有時小光自己也會說白天上課,有些聽不清老師講課。 帶著小光前往當地醫院檢查,結果令他們有些難以置信:小光的左耳患有中耳膽脂瘤,且聽小骨已被破壞,另一側耳朵是慢性中耳炎;測試發現,聽力已經損失近60dB(分貝)。 聽力損失近60dB是什么概念?珠江醫院耳鼻喉科張宏征教授解釋說,一般正常人的雙耳聽閾(人耳能聽到的小聲音強度)在25dB左右,檢測超出這個范圍,就是聽力障礙了。26dB~40dB是輕度障礙,41dB~60dB是中度障礙,61dB以上就是重度障礙。小光當時的情況,距離重度聽力障礙僅有1dB,已經對日常交流造成較大的影響。 磨礪 十年間不間斷練鋼琴 成功通過音樂專業試 45dB相比常人仍有一定的差距,而音樂對聽力的要求高于常人。小光的父母想過讓他“調轉方向”,但小光自己卻始終不愿放棄音樂、放棄鋼琴。“尤其是我媽媽特別擔心我,總怕我選了這條路,以后這個‘缺陷’被人知道了,路會很難走,比如很難就業,被人輕視之類。”小光說,“但他們沒有勉強我改變主意,還是讓我聽從了自己的意愿。”于是,升上中學的時候,小光果斷選擇了藝術班。 10年間,小光既要定期復查聽力,也要一天不落地練習鋼琴。從一開始的簡單愛好,到立志要走的音樂道路,一路上克服了多少困難,或許只有小光自己才有真切的體會。 今年夏天,他也隨同學們一起參加了高考。先考文化課,再到心儀的中國音樂學院考專業課,面試、筆試……面試抽唱民歌沒有難倒他;筆試聽音記譜也從容應對。“或許聽力的這點差距,會對我辨別音準有更高的要求吧。”小光說,確實也是考慮到了實際情況,他沒有勉強自己填報熱門志愿,而是選擇了相對偏理論而且對聽力要求相對較低的“音樂學”這個專業。 ,小光的聽力筆試拿到了100分中的88分,專業課綜合得分在90分以上,排名15名以內。而文化課分數比學校的錄取線高出了幾十分。這意味著,他被中國音樂學院音樂學系錄取已經基本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該系今年全國一共就錄取15人。 接力 兩醫生多年施展妙手 小光聽力獲較好恢復 輾轉之下,父母帶著小光來到珠江醫院耳鼻咽喉科,找到當時的科室主任郭夢和教授。經過詳細的檢查與會診討論,郭夢和教授為小光制定了詳細的手術計劃,手術由他和當時的助手張宏征共同實施。 術中,需要在避免破壞內耳結構的情況下,精準取出病變部位,同時把受損的聽小骨取出清理,重新打磨,再接回去進行聽力重建。 “當年手術很成功。術后檢測,小光的聽力恢復到45dB。”張宏征教授解釋,因為聽小骨已經受到不可逆的損傷,手術也只能幫助恢復到一定的程度。 隨后,小光每年都要幾次回到珠江醫院檢查、復診。在老主任郭夢和教授退休后,他的助手、學生張宏征接過了接力棒,繼續照料、觀察、醫治小光的病情。就在2011年的一次復查中,小光又被查出右耳從單純的慢性中耳炎進展成為中耳膽脂瘤,幸而發現及時,當年就在珠江醫院成功地實施手術,聽力恢復狀況相對較好。 琴心 希望未來做音樂老師 讓更多孩子享受音樂 “放榜后我們真的是高興極了,尤其是爺爺,八十多歲了就只有這么一個獨苗孫子!一直覺得他音樂上有天分,希望他能搞音樂,沒想到耳朵出了問題!當時爺爺真的好怕他耳朵聾了。現在好了,終于圓夢了!也是多虧了郭主任張主任,不然恐怕他真的就聾了!”一直在旁邊默默不語的小光奶奶,聽到孫子講到高考放榜,終于按捺不住興奮,出聲說話。小光奶奶說,爺爺是退休的老校長,聽到孫子的好消息,高興得合不攏嘴。 說起未來,小光也很平和,他說,并沒有想過要成名,他的夢想很樸素,希望以后能做一名音樂老師,幫助更多喜愛音樂的孩子享受音樂的快樂。至于聽力上的這點“狀況”,他坦言,不會特別告訴別人自己聽力偏弱,畢竟這會帶來一定的壓力。 小光表示,很多認識的人并不知道他聽力偏弱的情況,偶爾他出現聽不到別人說話的情況,也沒人在意。“聽不清有時候也挺好的,有些不開心的話,可以選擇不聽,因為我真的聽不見呀。”小光笑著說。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周潔瑩 通訊員伍曉丹河南fag批发
江苏奔驰加盟代理
威海硬度计品牌大全
河北抗体抗原品牌大全
全自动折叠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