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雄安“北方鞋都”轉型記:行業隱形冠軍的重生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发布时间:2019-03-06 16:42:42 编辑:笔名
雄安“北方鞋都”轉型記:行業隱形冠軍的重生_鞋業資訊_國內市場   【-要聞分析】河北省安新縣三臺鎮,豎滿戶外廣告牌的道路破破爛爛,塵土飛揚,廠房稠密得如同冀中平原上的麥子。

安新縣去往三臺鎮的道路 鮮為外人知的是,三臺鎮一直是行業里的“隱形冠軍”——它位于雄安新區劃定的核心區,有3800多家企業、15萬產業工人、1000余條制鞋生產線,年產能超過5億雙、年產值超過200億元,牢牢占據著中國中低端鞋業市場的半壁江山。

三臺制鞋產業由中國早的一批家庭作坊、鄉鎮企業發展而來。早在雄安新區成立之前,由互聯網、電商推動的行業變革,已經悄然推動著三臺鞋企向品牌化、智能化轉型。而雄安新區規劃的落地,讓這一速度突然加快了。 今年4月底,新三臺鞋業小鎮將在石家莊市高邑縣正式動工。整個三臺的鞋企將陸續搬遷。在高邑,基于互聯網時代的消費與品牌孵化趨勢,將產生一個產業新城。 “南有晉江,北有三臺” 在劃入雄安新區之前,三臺鎮所在的安新縣隸屬于保定。 林立的戶外廣告牌是三臺鎮的一道風景線。它們通常高十余米,密集地排列在主干道路的兩旁。吉星宇、豐盈、吉祥、祥瑞……,鞋廠們幾乎把中文里吉利的字眼用盡了。

道路上鋪天蓋地的廣告牌 從空中俯瞰,三臺鎮呈現一個傘狀。狹長的“傘柄”是連接安新縣城的兩車道公路。每到旺季,來自全國的經銷商,每天運走超過上百萬雙鞋子,道路經常堵車。“傘柄”兩旁是麥田,當地人的營生主要是制鞋,耕地卻也沒有荒蕪。 “傘面”便是密密麻麻的廠房和居民樓。有人家直接拿住宅當廠房,購置一兩座車床,直接放在客廳,樓上騰出幾間房做工人宿舍,聘請三五個人就開始生產。 “南有晉江,北有三臺”絕非虛名。三臺鎮現有制鞋企業1000余家,鞋材企業2000余家。一個傳統產業的鏈條,在這里被分解成無數個小環節,一環扣一環,形成覆蓋幾十平方公里的產業生態圈。據稱,三臺鎮產業工人達到15萬,其中外來打工者有12萬。 這里產的鞋子價格通常低廉,銷往中國廣袤的城鄉。 三臺鎮的制鞋歷史可以追溯到1976年。那一年冬天特別冷,天津某鞋廠的棉鞋訂單激增。三臺鎮一戶農民利用私人關系,拿到一筆代工訂單。全家男女老幼上陣,在家里完成了這單生意。他們知道這很冒險,但是為了家人吃上飯,也顧不得那么多。 1978年,改革開放序幕拉開,三臺鎮農民洗腳上田,切入制鞋產業。如今,當地能用、不能用的土地,全都蓋滿了火柴盒式的,達標或不達標的廠房。 “經銷商揣著現金來廠里批發,膠還沒干就被運走了。鞋材剛到村口,就被各個工廠哄搶完了。”老企業主對當年的“瘋狂”,仍記憶猶新。 中國制鞋有四大產區:華南產區(廣州、東莞和惠州),華東產區(福建晉江和浙江臺州),西南產區(成都和重慶)和華北產區(河北安新)。其中,晉江和安新有著更大的行業影響力,前者主攻一、二線品牌,被業內稱為“中國鞋都”,后者面向中低端市場,被稱為“北方鞋都”。 這一格局,大抵在2001年之后逐漸形成。當年,北京拿下2008年奧運會主辦權,運動休閑鞋市場隨之興起。三臺鎮的制鞋產業由此進入長達十年的高速發展期,同時也進入了洗牌期,一些規模企業逐漸成型,而落后的作坊開始被淘汰。 王志永是安新縣制鞋協會會長,他創辦的鞋企是當地龍頭之一。2000年,他創立自己的品牌“吉星宇”,并較早意識到更新廠房、擴大規模、引入先進生產技術,甚至改良設計的重要性。為此他四處考察,數度搬遷,引入款的鞋機,以便生產品質更高的鞋子。

安新縣制鞋協會會長王志永,圖片來源:北方鞋都新媒體 但三臺鎮鎖定的依然是基數的金字塔底部市場,這一市場往往門檻較低,競爭尤為慘烈,客戶忠誠度抵不過幾毛錢的讓利。“只賺取10%的生產利潤。”一位廠主說。 三臺制鞋企業的優勢,主要在于快速高效的反應能力和較低的生產成本,整體上依然堪稱鄉鎮企業的“進階版”。畢竟,多數企業都未完成關鍵的質變:比如從低階制造到高階制造,從產品制造商到品牌運營商,從家族式管理到職業化管理。 互聯網和電商觸發的新機遇 2013年,阿里巴巴命名了首批“中國淘寶村”,電商觸角深入市場的一公里。而阿里研究院去年公布的淘寶村名單中,雄安三縣(容城、雄縣、安新)就占到7個。 互聯網和電商激活了中國城鄉的消費市場。對于三臺鎮而言,這意味著全新的機遇:從底端的生產制造切入上游的零售,提升產業附加值,變得越來越可行。 轉型是從內部開始的,準確說是從企業的主人開始的。“三四十歲的這代人,幾乎沒有念完高中的。”1982年生的王濤坦言。然而,他們已經是三千多家企業的實際當家人。王濤和哥哥是在鞋子中長大的,初中沒讀完就輟學回家,接班制鞋廠。老板自己當員工,親自刷膠親自縫制,談客戶、買材料、做鞋、送貨一條龍服務。這種故事,在三臺鎮比比皆是。 近年來,包括王志永、王濤在內,這些曾經的泥腿子,別人眼中的土豪,一個個走進北大、清華、中歐和長江等商學院,跟著那些年齡相當同樣有少許白發的先生們,一板一眼地重新開始認識商業新世界。 賈影是新華鞋材負責營銷的主管,2009年她大學畢業之后來到這家公司,也屬于三臺鎮較早引進的一批大學生。而2013年之后,包括吉星宇、新華鞋材在內的規模企業,開始大批量引進高端人才。吉星宇甚至在福建晉江設立了一個研發中心。 據騰訊《棱鏡》報道,三臺鞋企老板們曾經以福建晉江作為學習榜樣。但隨著晉江鞋企集體陷入困境,在一些三臺老板眼中晉江反而成了反面教材。大批晉江背景的鞋企管理人員則被挖到三臺,三臺擁有兩條生產線以上的鞋企中,90%的管理人員來自福建。三臺一家規模鞋企的設計主管孫明,就在晉江和溫州鞋企待過多年。“晉江老板經常看不見人,早上不起床,下午喝喝茶,晚上又夜生活,這邊老板起早貪黑,每天都要和你面對面研究款式。”他說。 不過,三臺至今還沒有出現一家知名大企業。相比之下,晉江品牌僅安踏一家,2017年營收就達到166.9億人民幣,歸屬股東凈利潤也達到39.9億元。 2016年,三臺鎮終于出現了家試水資本市場的企業。天宏制鞋掛牌新三板,并請來知名女星趙麗穎代言旗下品牌“梵不凡”。而這家三臺的龍頭企業之一,2016年營收不過3000多萬。

趙麗穎代言“梵不凡” 三臺鎮制鞋企業的銷售仍然以線下經銷商為主,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企業擁抱電商。例如,梵不凡、吉星宇等品牌的鞋子出現在淘寶,億兆鞋業成了阿里巴巴1688的金牌供應商。

億兆鞋業是阿里巴巴1688的金牌供應商 王志永還找到商業策劃專家孫峰和田默的團隊,尋求零售品牌的策劃服務。 2017年3月25日,策劃團隊經過幾個月調研,交出一份鞋業新零售的方案。具體內容包括:孵化一個面向年輕人的品牌;借鑒快消品的模式,少量多批,滿足個性化需求;打通線上線下渠道;邀請引領年輕人生活方式的流量網紅代言等。 “我們認為,吉星宇乃至這個產區,都具備一種‘ZARA基因’,以超快速反應、超高性價比而取勝。當地都是中小企業,生產線通常較短,反而在柔性生產方面有優勢。”田默說。他們認為,90后、00后是互聯網原住民,不再相信大品牌,反而崇尚小而美,更注重個性化、國際范、設計感、性價比,這一點從淘寶上各類個性化品牌的異軍突起可見一斑。而這正是時代造就的機遇。 這個方案還未正式實施。一周之后,雄安新區來了。 新的產業新城 一切都要重新計劃。 王志永和他的鄉親們,經歷了一個短暫的心理建設期。隨后,一個比零售品牌更大的計劃被策劃團隊提了出來——與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區相似,對整個制鞋產區進行異地再造,并實施“雙轉”:產區轉移和產業轉型。他們提出了“建設以鞋業為產業特色的國際化鞋業小鎮”的整體解決方案。 “起初,對他們而言,這個提議是難以接受的。他們世代生活在這里,從來沒有想過背井離鄉。你可以理解為產業鄉愁。”田默說。 實際上,隨著越來越高的環保要求,以及不斷提升的人工成本,中低端制鞋的利潤被急劇壓縮。產業想要持續發展,品牌化、智能化本來就已經迫在眉睫。而對于三臺鎮,很多廠房涉及的環保、消防隱患,也是監管部門的心病,產區的轉移或者重構,只是時間問題。雄安新區規劃的落地,則讓這一速度突然加快。 多地的招商部門來到雄安新區,希望承接當地的產業轉移。高邑縣招商局的商金濤就撰文說,在三臺鎮,一度有重慶梁平、河南睢縣、保定定州、石家莊高邑4個地區超過100人的招商團隊入駐招商。 一些等不急的小廠甚至早早就動手搬遷,到河南的上蔡或者號稱中原鞋都的睢縣等地。

河南上蔡歡迎您的廣告牌 2016年,三臺鎮部分企業家組建了安新縣制鞋行業協會,吸納會員1000多人。雄安新區消息公布之后,這個行業協會發揮了更重要的價值。 幾個村并不是同一個姓氏,但是彼此依然沾親帶故,宗族將他們織成一張緊密又松散的網。這是他們在與外地產區競爭時的優勢之一,但有時候卻成為阻力。“雙轉”提出來之后,王志永不斷受到村里人的質疑,流言蜚語一度此起彼伏,讓這個耿直的北方漢子飽受困擾。 2017年8月25日,安新縣制鞋行業協會與高邑縣政府簽署“高邑新三臺鞋業小鎮”協議。這個協會稱,在此之前,用時四個多月密集考察了全國30多個目的地,行程2萬多公里,跑壞了兩部商務車,還組織了近百場大小討論。

高邑縣距離安新縣約200公里的石家莊市。那是東漢劉秀登基,開創光武中興之地。在城市的西郊,當地政府劃出10平方公里的地塊,作為產區重建之用,給出了每畝7.5萬元的優惠地價和一系列配套政策。 2017年11月16日,河北衛視報道了248家安新制鞋企業簽署協議將轉移落戶到高邑的消息,并提到這是雄安新區現有規模企業主動轉移、抱團轉移的首次實踐,也是雄安新區傳統產業轉移簽署的單。 一個月后,央視《經濟半小時》也對安新縣制鞋行業協會推動的“雙轉”進行了報道。 春節前夕,中共高邑縣委、高邑縣政府給雄安新區企業家們發出公開信稱,鞋業小鎮已成功獲批2018年河北省重點項目,而鞋業小鎮項目首期5000畝占地基本完成收儲。

高邑新三臺鞋業小鎮招商處 新的營造理念 參與“雙轉”的企業越來越多,目前簽約已超過500家,有意向的超過1000家,三臺大部分龍頭企業都囊括在內。其中還包括部分晉江、溫州、石家莊等地的鞋企。 當然,還有不少三臺人,抱著懷疑與觀望的態度。比如,一些企業更傾向于轉移到保定定州。2018年4月7日,安新縣制鞋行業協會在其微信公號“北方鞋都新媒體”撰文呼吁大家都去高邑,并稱北方鞋都還沒有長出一個大企業能夠獨立撐起一片天空,大家必須一起抱團才能存活。 田默說,整個三臺鎮鞋業產區的競爭力,很大程度上源自于當地高度耦合的產業鏈。如果想要延續其生命力,只能抱團取暖。 為此,王志永他們還發起成立了“河北新三臺制鞋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來運營即將在高邑啟動的新三臺制鞋小鎮,并邀請三臺鎮的同行入股。他們還籌劃,公司與北京知名院所共同發起成立雄安新區國際鞋業研究所。他們甚至希望,這家公司未來可以在主板上市,讓股東們“享受資本市場的巨大紅利”。 據田默介紹,新產區絕對不是簡單的再造,而是以當下的產業新城的營造理念進行升級。項目規劃由清華大學規劃設計院擔綱,借鑒了浙江風頭正健的特色小鎮概念,綠色生產島、智慧物流園、雙創基地、電商產業園、產業鏈聯合體、固廢發電廠、體育主題公園等都被納入考量。 為了適應電商時代的消費趨勢與品牌孵化趨勢,項目還規劃了電商中心及適應柔性生產的“云工廠”。“‘云工廠’就是一種共享的生產線。任何想生產鞋子的人,支付租金即可拎包生產,這樣一來,鞋企便可以實現輕資產運營。”田默認為,這也很好地契合了時下的網紅經濟、新零售趨勢。 至于電商中心,未來將是一個孵化器。“這一年里,在三臺鎮不斷被外界關注的同時,當地的企業家也在快速流動的信息中打開了視野。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鞋企,希望做零售了。”田默認為,不只是吉星宇,而是三臺這個產區,都有望借由互聯網,將“ZARA基因”變成切實的商業利益。 入夜之后,筆者和田默驅車橫穿三臺鎮。大多數廠房已經安靜下來,只有香港街依然熱鬧。狹窄的道路兩旁,遍布著煙熏火燎的宵夜攤、臺球室和桌游室,少男少女三五成群,涌到街上尋找消遣。他們通常來自河北邯鄲、邢臺,河南安陽,以及山東、湖北等地的農村,通過同鄉介紹來到這里。 剛剛過去的這一年里,田默有超過一半的時間待在三臺鎮,讓他對這片土地上的人與事,生出些復雜的情感。新的產區里,他們特地辟出一塊地,規劃了一座“三臺文化博物館”。這片土地上的故事,一定不可被忽視。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脑缺血用经常吃药吗
云香祛风止痛酊的作用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中成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