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虐仙记 第571章闻道

发布时间:2019-10-13 05:22:46 编辑:笔名

虐仙记 第571章闻道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虐仙记》更多支持!“师傅所说极是。”元璧君赶紧说道,“屠城师弟少不更事,还请师傅看在他对师傅一片忠心才违背门规的情面上,放过他这一次。”

换了是其他人,恐怕会遭受庄不周的雷霆之怒,可是元璧君说话的时候,声音是那么的温柔,语气是那样的熨帖,而且更有一种使男人感觉到心旷神怡的韵味直击你的心房。

庄不周心中欢喜,这徒弟说话就是让人受用,当下哼一声:“屠城,还不谢过你大师姐,今日若不是看在她和众师弟为你求情的份上,为师会永远禁锢你!”

屠城由一只猫很快的变成了人:“多谢元师姐,多谢诸位师弟求情。”

元璧君等不敢出言,只是微微点头以示领情而已。

薛冲惊讶无限。他亲眼看到庄不周将屠城变成一只猫,但是想不到的是,还可以这样轻易的就变回来,这真的是收发由心,没有半点的生涩。或许,此人的功夫尚且在林慕白之上也说不定。

庄不周站了起来,犹如一片羽毛:“我想,从此以后,你们六大弟子当该知道不遵我命令的下场了吧!”

“是,师傅。”众人一起回答。

“从此以后,见到薛冲就像是见到我这样恭敬。当然,他的号令你们当然不能听,可是尊重,必须要把他看成是在你们之上的存在。神兽宫的掌教,明白吗?”

“明白。”

这一次,回答的声量显然不如上一次的回答。

庄不周的眼光一一从六个弟子的脸上滑过:“为师知道。这有点难为你们,甚至对你们其中很多人来说,这就是奇耻大辱。可是本座就是要你们暂时的忍受这奇耻大辱。你们明白吗?”

“不明白。师傅就是杀了我,要我在薛冲的面前屈膝,我也不愿意!”

众人大惊看去,说话的居然是夏雨田。不禁都在心里惊讶无比,算起来,六个人之中。就只有他和薛冲的关系算是近,因为他当初曾经投靠过薛冲,可是想不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一次庄不周并没有生气,而是摇头叹息:“夏雨田,你本来是一个可造之材。资质悟性都是,本来该你晋升为长生境界,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你的修为还一直停留在通玄第十重的境界?”

说道修行的事情,夏雨田顿时变得无比的谦卑:“还请师傅指点迷津?”

“很简单。你的心,你的道心还没有真正的放开,没有勇往直前,不顾一切的勇气。本座刚才责骂屠城,他当然是有错。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他的道心却反而比你坚定,这就是他以小的年龄,却能突飞猛进的进入长生境界的重要原因。他的一旦决定做什么事情,就是勇往直前,不给自己留半点的退路。长生是修行之中巨大的一道坎,若是你连见到薛冲向他礼敬这样的小事情都斤斤计较,不能堪透的话,你的道行也许将永远无法进步!”

“多谢师傅教诲。徒弟知错啦。”

“但愿你是真的知错。你记好啦,修行之中。切忌过于执着!”

“弟子受教。”

薛冲也在心中感觉到醍醐灌顶一般的清醒。庄不周说的不错。修行之中,很多人就是祸害于执着。不知道变通,苦守世间的准则。…

可是天道无情,有些自己以为可以永恒不变的准则,在天道的面前,就是桎梏。只有打破桎梏,才能真正的穷极天道。

对于人道的理解,薛冲自忖除了对女人这种奇妙的动物还没有真正彻底的了解之外,其余的,也许已经到达了。

夏雨田的功底何等深厚,早已经是通玄境界之中修为极深的人,可是却不如后来的屠城,没有能突破长生之境,恐怕和他的性格有极大的关系。

六个弟子都是全身倾听,庄不周像是这样讲解大道的机会并不是很多。

庄不周继续讲下去:“你们六人之中,师傅清楚,资质的,就是元璧君和屠城。元璧君从小跟着我,我对你知根知底,你的缺失就是贪恋不舍。你要记得,红颜枯骨,一个人的欲-望再强烈,可是要理智,天道无情,戒贪嗔痴无妄色-戒,若不能真正的摒弃一切,你的大天魔术永远不能成就仙道。”

元璧君脸色雪白。的确是如此。她这段时间之中也觉得奇怪无比,为什么萧君、元洪、黑尸这些人的功夫一日千里,可是自己和夏雨田却难以进步,原来是这个原因:“多谢师傅教诲,弟子谨记。”

庄不周颔首:“夏雨田。你身上已经被元璧君给你播种下魔种。当然,你本身的性格,就是偏激和固执,这也是你不能晋升的绊脚石。为师劝你,你不管对元璧君是有情还是有-欲,都必须放弃,斩杀之,否则的话,你永远不会进步,还会因为魔种的影响而成为一个乖戾的杀人狂,到时候甚至将自己杀死。”

夏雨田一听,额头上的汗珠涔涔而下:“师傅,璧君是我今生的女人,我怎么可以舍弃她?魔种,魔种是什么东西?”

庄不周眼望着哀牢山上不断在手边飘动的白云:“世上任何东西都可以舍弃,何况是情-爱,一旦生死,一切都成浮云。今日之不舍,必定成为你他日后悔的根源。至于魔种,当然是元璧君种在你心里的了。你一日不死,就每一日都想着她。本来,你是会受到魔种的催发而成为一个暴戾之人的,可是元璧君也舍不开你,你们阴阳调和。两情相悦,所以相安无事。不过为师告诉你们,区区通玄之境界,不过是千年寿命,之后天劫降临。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们。你若真的是男人,就学学祖黄泉,他可是挥剑自-宫,成了一个阉人,不过他也不后悔,现在他已经是长生境界之中修为高深的人物啦。

“啊?”夏雨田看着自己的下体。心中的矛盾非常之深,再看看元璧君,元璧君的脸色也很不好,似乎是失魂落魄一般。

“求师傅指点,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庄不周摇头:“也不是。据本座所知。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找到灵丹妙药,比如祖宗神兽丹那样的东西,一旦服下,就可以脱胎换骨。”

“可是这样的宝物,哪儿去找?”元璧君的泪水流下。

这一次,并不是做作。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一向将男人看成玩物的她。竟然似乎对夏雨田有一点特别的感情。

一刹那之间,她想到了种种夏雨田的好处。当初若不是夏雨田和天傲还有元洪,焉能杀得了不可一世的龙应天。夺取大匈帝国的基业。这三个男人为自己出生入死,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要说没有一点情义,那是假话

。元洪是他的嫡亲兄弟,当然会帮助她。天傲却是死在薛冲的手中,不知道此时是否已经夺舍转生。所以和她缠绵悱恻的男人。就是夏雨田了。可是要想晋升,夏雨田必须挥剑自-宫。才能摆脱魔种对他的影响。…

魔种。这是元璧君的秘密。也许,她这个女人也不是天生的银荡。可是要想真正的控制一个男人,使得以后自己的任何要求他都无法拒绝,就只有上床,让他先成为自己的男人,在他的身上播种下播种。

一旦这魔种播下,不必着急,慢慢的,魔种就会壮大。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是那个男人的命根子,甚至为自己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

妈马的,难道元璧君也在我自己的身上种下了魔种。

一想到这里的时候,薛冲就有点心惊肉跳。

挥剑自-宫,这玩意儿可是乖乖的不能用。

还好,庄不周刚才说的,只要服用了祖宗神兽丹这种灵丹妙药,就可以真正的脱胎换骨,摆脱魔种的影响。

也不知道是什么,自从服用祖宗神兽丹之后,我老是会去想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可是以前的自己,是不这么想的。薛冲隐隐的记得,当自己以幼小的年纪和元璧君这样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并且似乎有点流连忘返的时候,自己就再也没有想过对与错的问题。

薛冲一心想的是修行,晋升,想的是为老龙报仇,想的是占有,想的是杀人。

是的,在统一洪元大陆的过程中,在为老龙报仇的道路上,薛冲得到过好些个女人。出了柳小腰自己每每想到的时候感觉一丝难过之外,薛冲从来不多想。

他做得多的是杀人。

也不知道杀了几万,还是几百万。

至少,薛冲知道,柴刀在手,他曾经一次就杀戮八万,亲手杀的。

帝国之间的战争,杀人虽然情有可原,可是薛冲隐隐的觉得,自己就是杀得少一些,甚至少很多,也照样可以达成自己的目标。

杀死姬姜和梦洁,就是害怕留她们在尘世中给自己戴绿帽子,外戚干政。这自然有几分道理,可是薛冲现在想想,真他-妈-的自己就不是人。害怕她们给自己戴上绿帽子,害怕她们干政,为什么不一起带着她们到仙道门派之中。反正以照妖眼的隐藏能力,区区两三个人,丝毫也不是难事。可是自己居然就下了手。

魔道。

魔道。

也许自己一直都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偏向,甚至是堕落进入了魔道。

难道,这就是魔种的影响?

恐怖。薛冲忽然感觉心惊肉跳。可叹自己当时还一直以为对元璧君占了上风,想不到自打一开始,元璧君就在自己的身上种下了魔种。

老龙。真的感谢老龙,也许若不是他。自己早已经成为一个废物。

想想夏雨田即将面临的事情,挥剑自-宫,薛冲就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就算是脑袋被人砍成两半。也许都比不上这件事情的恐怖。

——————

庄不周的表情冷漠:“如果找不到,夏雨田,你就看着办吧!”他实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唯有叹息。

可是庄不周的话随即生冷如冰:“你们六个弟子给我听好啦!为师今日既说到这个份上,就是希望你们的修为越高越好。当今仙道门派混乱。本派和悬浮宫之间,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分出生死存亡。为师不惜以本身的功力帮助你们晋升境界,其实也是逼不得已。当然,你们必须得感谢为师,若不是我将道术倾囊以授。若不是我耗费自家的功力为你们推血过宫、打通穴窍,你们就算是再修行一千年,老死而后止,也无法达到长生的境界,活一万年。这可是多少人的梦想。可是这样以来。为师的功力遭受损耗,本命真元也大受摧伤,也就未必等制服风悬羽这样的妖人。本座曾经查看过所有仙道门派之中高手的武功,觉得没有人在我之上。即使是现在,遇到风悬羽,他也未必一定可以胜我。所以,仙道门派的名号,只能是我们太上魔门。你们有信心吗?”…

“有!”六个弟子感激涕零。

这当然是实话。若不是遇到和悬浮宫决战在即,庄不周焉肯损耗自己一丝的真元来提升手下弟子的功力?

除非他是疯啦。

庄不周无疑已经到了长生之中极深的境界,距离虚无缥缈的神仙大道已经在望。如果不是因为逼不得已的缘由,是不能损耗自己一丝真元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一点,庄不周这一次是铁了心要一举干掉悬浮宫,确定太上魔门仙道大派的地位。

到时候,整个洪元大陆的信仰,都会凝聚在太上魔门。而很显然的。太上魔门所凝聚出的灵脉,肯定是仙道门派。

庄不周的心中清楚。若是洪元大陆的灵气足够,个能够修炼成仙人的人。就应当在到时候灵气为充裕的太上魔门。

这才是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搞掉悬浮宫的主因。

成仙,成仙,这才是所有长生境界高手的心愿,什么也无法代替!

夏雨田泣不成声:“师傅,我听您老人家的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夏雨田的刀本是世间绝品的刀,而他的刀法也是绝品的刀法。

可是今日做了一件自戕的事情。

他的刀挥舞而下,一刀就砍断了那话儿,还有、、、、、、

他成了阉人。

元璧君的神色痛惜。

也不知道多少次,那个受伤的东西曾经抚慰她寂寞的心和身。

泪水。

薛冲看到这里,心中也是怦怦直跳,他真的想不到,夏雨田就真的这么有种!

“雨田!”元璧君终于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

也许,这个银荡的女人,对曾经对她奉献了一切的男人,并非是草木一般无情。

夏雨田将那东西远远的扔了出去,笑:“没有什么,我有儿子,要这东西反而是累赘!”

可是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悲伤——他是强辞。

——————

薛冲离开的时候,知道对于太上魔门的这些人,已经没有再窥伺下去的必要了。很显然的,通过这一次的结盟,庄不周是再次的敲钉转脚,巩固了业已存在的联盟。

当然,他也等于是向薛冲认罪赔礼,委曲求全到了几乎软弱无能的地步。

薛冲当然知道他的意图——现在还不是对付神兽宫的时候。

是拉拢的时候,所以薛冲乐得大吃大喝,乐得得到了“九龙追魂手”的秘籍。当然再小小的欺负一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屠城。

变成一只猫,滑稽。

薛冲当然还清楚庄不周带领这六个弟子出来会自己的用意。

那就是一种无言的威慑。

太上魔门有仙剑柳清风这样强横的存在,还有不少长生境界的长老,本来已经厉害无比,现在六个弟子之中。已经有四人是长生境界。

这至少向薛冲表明,太上魔门的年轻一辈弟子,完全凌驾于神兽宫之上,而且也远远在悬浮宫之上。

薛冲是清楚的,周一等七个弟子。风悬羽的这几个弟子之中,修为的周一,也不过是通玄第十重涅槃的境界。

看来,庄不周这是在威慑我。

的确,太上魔门有骄傲的本钱,可是这对庄不周本身武功的影响。究竟有多大,还不得而知。

要元璧君、元洪、萧君、黑尸、屠城和夏雨田这些和自己有仇的人向自己客客气气,甚至当着薛冲的面鞭笞屠城,算是给足了薛冲的面子。…

庄不周真的可以说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或许。悬浮宫危险啦。

至于魔种这种东西,今日若不是听到庄不周提起,薛冲还真的不知道为何物。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想想下大雪山以来的事情,若是我身上真的有魔种,以前我对那些女子纳兰、冰凌、妙玉、姬姜、梦洁、芝百合、赛阿罗、凝露,甚至死去的谢婷婷、项周雨等等所做的事情,是不是因为魔种的影响?

或者。是我本身就是魔?

怪不得,怪不得那么多的女子都对自己痛恨无比。

平生很罕见的,薛冲想到自己的问题。

挥剑。挥剑。

薛冲一直都感觉身上有个地方凉飕飕的。

也从来没有这一刻,薛冲感受到自己对自己感受得这么清晰。

我追求的是天道。

祖师龙日月说得好,来到仙道门派之中,就是为了明白天道,成就天道。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通玄是步。长生是第二步,而成仙是第三步。

我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有完全的掌握。元璧君给我种下了魔种我都一直懵然不知,这怎么能算是了解我自己?

纳兰已去。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被祖黄泉找到。

若是万一找到,自己必将承受来自于地底魔族的怒火,到时候十分糟糕。

薛冲冲了出去,驾驭照妖眼直奔神兽宫。

到了这种时候,薛冲清楚,是该好好的整顿整顿神兽宫的武力了。大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不过先做好准备,薛冲知道是不坏的。

他已经感受到危险的味道。

——————

“是你?”薛冲惊叫起来,身子犹如风中的柳絮一般在空中翻滚。

十丈。

薛冲的身子被一柄弯刀状的东西击中,翻滚着掉了出去。

也幸亏是如此,薛冲身上才仅仅受到一点伤害。

等到薛冲的身体再次掉落下来的时候,薛冲看到了一堆人包围住自己。

显眼的一个当然是血月子爵,他手上两之血月獠牙发出血红的光芒。谁都清楚上面已经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血月子爵左面的一人是狼雄伟,手中握着一柄铁锤。

血月子爵右面的一人年纪不大,可是脸色倨傲无比,正是狼雄信,手上是一柄黑沉沉的剑。他的身后形影不离的当然是哀牢山七子,各自手执兵器。

血月子爵冷笑:“想不到你还不逃走?听说你不是有一件很厉害的逃生道器吗?”

薛冲的眼神斜睨:“诸位,别来无恙啊?”说着向四周做了一个四方揖,竟然是丝毫都没有将血月子爵放在眼里。

血月子爵大怒:“哼,薛冲,你狂得可以,我让你看一样东西,看过之后,你还能狂得下去,我佩服你!”

薛冲这才用正眼看他:“什么东西?”

“就是这个东西!”

头,一个血淋淋的头。

在薛冲心灵力的感应下,薛冲的泪水立即出来了。

这是赛阿罗的头。

“我杀了你!”薛冲仰天狂啸。他当然清楚这个女人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他甚至将她和芝百合以及兰月容这样的女子相提并论,地位尚且在凝露之上,可是死啦!

血月子爵哈哈大笑:“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今天,我不仅杀了这个贱人,我还要杀你,以雪我这么多时日以来的耻辱!”

杀!

薛冲的柴刀不知道在什么出鞘,刹那之间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悲愤,直击血月子爵的咽喉要害。

这是不要命的打法。

他不要命,可是血月子爵要命。

他知道,他自己还有远大的前程,不能死。所以他退。

但是薛冲的刀锋犹如在滴血,发出悍恶的啸声,十里之地皆闻。

小雪,初晴,长空万里!

白云生的刀法似乎有了灵魂,薛冲忘记了自己。

他只有一个信念,杀死面前的这个人!(我的小说《虐仙记》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四川牛皮癣好的医院
黑龙江好妇科在哪个医院
昆明看女性不孕不育需要多少钱
上饶早泄医院哪个较好
河南牛皮癣治疗要多少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