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银丝斟满情

2018-09-15 10:13:52

金宝出生在一个小山村,村头村尾都是同一个姓氏的人。金宝爹是家里的独子,正巧金宝的娘怀她的时候赶上了计划生育,只能生金宝这一胎,所以金宝的奶奶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金宝身上,希望生个男孩。孩子还没出生,金宝的奶奶就开始想名字,问这个问那个,最后终于决定--金宝,多金又宝贝。

只是天不从人愿,金宝十月之后呱呱坠地,却是个女娃。说来也巧,金宝奶奶的众多孙子、外孙一个个都是女娃。因着在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还是很盛行,金宝从小就觉得如果自己是个男孩,奶奶也许会更喜欢些。也因着金宝奶奶性格火爆利落,小时候金宝调皮也曾挨过棍子,就更加觉得奶奶嫌她是个女孩。

金宝三岁的时候,金宝爹因为工作搬离了小山村,这样一来金宝与奶奶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初中的时候金宝考到了县一中,成绩用金宝奶奶的话说,"那就是顶呱呱啊!"逢年过节,金宝随她爹回去看她奶奶,村里的人见着了,总是要夸赞一番,"你家的金宝真聪明啊!""你家金宝考上县一中了吧,比我家那小子强多了!"金宝总以为奶奶是好面子的人,因为每当这时金宝奶奶都会笑眯眯一脸自豪地看着金宝。

说实话,除了隐隐觉得奶奶有些惋惜自己不是个男孩外,金宝觉得奶奶待她还是挺好的。金宝嘴馋,每次回奶奶家,金宝奶奶都会提前去集市买好些水果、零食。天气冷起来,也会提前帮金宝将炉子烧的暖暖的。但是,年少时挨奶奶棍子的记忆还是会时不时回金宝脑子里转上一两圈。

初三的一个晚上,金宝的爹娘都还在加班没回来,金宝一人在家写着作业,突然眼前一黑,周围一片漆黑,居然停电了。金宝赶紧点亮了蜡烛,偌大的房间里只有金宝一人,金宝有些害怕,跑过去拨通了金宝爹的电话,可是金宝爹加班到转点才能回,金宝娘那儿也没电话可以通知。金宝一人趴在客厅的沙发上,不知过了多久,蜡烛熄了。金宝怕黑,跑到阳台上,路边有些昏暗的灯光。明暗间,一个有些颤巍的身影沿着路灯走来,昏黄的灯光映得她发中的银丝格外的显眼。

金宝心头突然涌出些酸涩的感觉,虽然小山村离这儿不是非常远,但是从村里走到大路上来却是没有路灯的,还是些坑坑洼洼的泥巴路,她年纪这么大了,夜又这么深了,为什么还要赶过来?

"金宝啊,放学后就回家,不认识的人和你说话,莫理他。"

"金宝啊,上课好好听老师讲,好好写字。"

"金宝啊,多吃点,多喝点,要长个子啊。"

"金宝啊,莫调皮,你娘的话要听着。"

……

被她遗忘到记忆角落里的一幕幕又仿佛重现在她面前,而眼前这位匆匆往这儿赶的人头上的银丝让她又心痛又温暖。不管怎样,她都是爱她的。

金宝咽下心头的酸涩,扬起了笑,大声喊了声,"奶奶!"

轴承加热
钉子 冷拔丝图片
世纪云顶雅苑周边配套-广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