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海南贫困县投亿元建牌坊群部分题字领导已坐

2018-08-11 03:46:32

碑坊碑坊林题字《焦点访谈》2015年4月19日完成台本立起牌坊留下啥主持人 侯丰: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

海南省临高县是个国家级的贫困县,直到现在,国家每年还要拨给这个县高达数千万的扶贫资金。

照理说,这样的地区应该精打细算,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才对,可是最近却有观众向我们反映北方基因
,说临高正在建设一个大项目,花了好大一笔钱,可这个项目的价值和效益却让很多人看不清楚,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解说:海南省临高县是个农业大县,也是个国家级贫困县,由于全县不少乡村尚未脱贫致富,所以,至今每年都要接受国家扶贫资金数千万元。

和三亚海口以及博鳌等地相比,临高县是个财政资金紧张的地方。

然而最近临高人发现,县城边上突然树起一排高达的建筑群,这些建筑物不是楼、不是房,而是一排1.7公里长的牌坊群。

从画面上可以看到,由石材建造的牌坊群占据了街道的一面,那么这么多的牌坊是谁建的呢?海南省临高县副县长 李波:一方面这个项目,是先通过政府常务会审议,然后经过县委常委会决定以后,提交了我们党代会,党代会和人大的全体会议审议通过,就是决定要做这个项目。

大家知道,牌坊是我国特色建筑文化之一,在过去,建牌坊是为了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的,临高县的领导们为什么拿定主意非要盖这个牌坊群呢?李波:临高有两种文化在民间是非常有基础的,一个就是楹联文化,然后第二个就是书法。

牌坊因为它能够把楹联和书法作为一个共同的载体,把它集成在一个地方,集成在一个牌坊的上面,当时就提出来,用牌坊这种传统的样式,来体现我们传统文化,更重要的是展现我们临高本地的这种文化底蕴。

就这样,从决策到开工,不到两年时间,1.7公里长的87座牌坊迅速地建起来了,成为临高县的一个独特的人造景观,一开始吸引来不少本地和外地的游客前来参观,大家发现,牌坊群除了数量上在中国境内首屈一指,个别牌坊的个头也能独占鳌头。

这一座牌坊是其中最大的,高度竟然达到了37.7米,号称全球最大的牌坊星力捕鱼

上面群龙环绕、气派十足,其他的牌坊也刻画着各种凤凰、麒麟等瑞兽。

恩,这个太大了。

游客:比首都的还大。

比首都的牌坊还大。

对对。

在临高县的规划书里我们看到,临高县是有决心把这个牌坊群建成世界一流的牌坊群,并且由此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

现在看来,牌坊的数量有了、高度有了,申请个世界纪录应该也不难,问题是,在参观牌坊群时,稍微有点历史和文化知识的游客,总觉得哪里有点别扭。

临高县居民:很多都一模一样,艺术上可以说是很重复,重复的。

经游客们一说,发现虽然牌坊有87座,但是牌坊的式样也就屈屈那么几种,而且,牌坊的细节似乎也经不起推敲玻璃钢管道

你们觉得这个石雕做工好不好?这个雕工是差一点。

我们不是内行很难评价。

不是内行,但是我以普通人来看,就是雕工差一点,很粗糙。

不仅如此,说是继承传统,可是这牌坊摆放的方式和古人大不同,全国各地建于古代的牌坊群,它们都是横跨道路,看起来如同层层门楼,而临高的这些牌坊都建在街道的一边,一字排开,看上去怪怪的。

这个很阴森的,原来叫全县干部职工来打太极拳,那些人不敢来,他们说这里东西不吉利,把它搬回街上面搞了。

也许是这个原因,没过多久,来牌坊群参观的游客逐渐减少,在牌坊群拍摄用时两天,见到的游客没有超过10人。

当然,来玩的游客们并不相信鬼神,他们来到牌坊群更愿意欣赏牌坊上的楹联和书法,然而不少人都在牌坊群里这三座牌坊下面犯了难

,因为左手的这个牌坊春风大雅四个字看上去气派非凡,可是右手的这个牌坊,上面的四个汉字写的是什么,引起了争议。

秋冬文孝还是文章,看不清楚,也不像。

由于得知这四个大字是一个领导题写的,因此更多的游客加入了讨论。

这边是春风大雅。

秋天的,秋秀文章还是这样,秋冬文孝还是文章,那个春风。

这边肯定是秋冬。

那边是春风这边可能秋冬。

嗯。

总共四个字的题词,一眨眼已经有了三种说法,这四个字到底是什么字呢?查了查历史典故,发现清代大文人邓石如的一幅楹联有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的字句。

因此,结合左手牌坊的春风大雅,这右手的四个字恐怕是秋水文章了。

只不过秋水文章四个字,水字和文字用了草书,其他两个字用了行书,这样独特的书法让众人犯了难。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所以它应该是秋水文章,那边是春风大雅,这边应该是秋水文章。

可能一下子来的时候,心情激动,他想写出自己的特色来。

你说这到底是继承文化传统,还是创新呢?到底是继承还是创新?二度创作。

其实,这幅海南省领导的题字,不仅字写得有特点,格式上也有别于传统。

这个规置对不对?临高县书法家:本来我们写书法的人,就是从右到左这里写的,只不过领导写的东西怎么写都对。

在临高的牌坊群里,领导的题字还不仅这一幅,领导的题字除了书法艺术上的争议,另外的风险也已经发生。

有些领导题那个字现在坐牢了,也有的。

题过的字都有的坐牢了?对。

你们发现了?我发现了,不知道怎么处理,你盖这个东西,写的字有些当官的,你写了以后,你看那个牌坊,你还有歌颂你的德吗?你坐牢了,能教育子孙后代吗,不可能的,起反作用的。

我不管你是哪个领导题,到时候领导出问题了你怎么办?这个是一个问题了。

众多牌坊上的楹联内容天南海北,五花八门,有传统的,也有现代的。

临高县书法家:没有我们临高的特色,学海无涯苦作舟,这种句子太平淡了,我们原先设计就是邀请全国各个省书法家协会主席来写的,大部分也是出于他们的手里面,只不过没有同一个内容给他们搞,他们自己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了,这东西都没有临高特色。

上次我们有好多专家和领导一起来,我带他们来,我说这个公园没有灵魂,没有临高特色这个灵魂,一个公园没有灵魂的话,还有什么吸引力?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灵魂的工程,花费的可是巨额款项。

现场的一位建筑工程师为我们这样估算了下。

某建筑工程师:这个可能要600到800万,就这个。

就这一个?某建筑工程师:嗯。

小个的呢?某建筑工程师:小个可能要几十万,五、六十万到一百万之间,包砖包这些东西,这个几千万都不止。

总共投资了多少?总投资应该是在1.3个亿。

这个钱是从哪来的呢?它是这样子,这个钱它一期建设的资金,主要还是我们地方财政出的钱。

临高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人口47万左右,2013年的财政收入一年也就13亿元左右,据有关资料显示,临高县在岗职工年均收入也就17889元,十几万农民人均年收入也就3898元。

全县有23000多贫困人口需要发放每人每年700多元低保金,每年低保金总额才1600万元左右。

这样的贫困县,在海南省也为数不多。

而牌坊群一下子就花去了1亿3千万元,这让不少人议论纷纷。

也就一个小县,一个省搞这么大都有点浪费了,这个是扶贫县靠农业发展,这里农业比较发达的,这钱要发展农业就差不多,搞这个浪费。

其实,这样的意见,临高的决策者们早就有所耳闻,牌坊群建设之前,在县里召开的专家论证会上,到会的不少专家就对建设如此大规模的牌坊群提出了相当激烈的反对意见。

不过,临高县认为,只要项目有合法的手续,就应该上马,并没有理会不同的声音。

作为一个项目,其实我们更看重的是它的合法合规性,其实创意的东西,有时候你很难去说谁认可或者说谁不认可。

从规划设计上看,世界级的牌坊群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的临高还会以牌坊群为大门,再投资数亿元,建起一座占地2900多亩的文化公园,公园里,一座更加高大的女神像将和三亚南海观音以及海口妈祖像遥相呼应。

我看到未来好像还要建一个女神像吧?女神像是怎么说的?当时我们给它的创意叫幸福女神,目的是为了今天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所以给它起名,只是我们当时的一个创意,给它起名叫幸福女神,就希望将来作为一条旅游线路,能够把它串起来。

就是这个神不是历史上的传统?对,不是那种,不是那种封建迷信的东西。

是造出来的一个?就是我们希望给它这么一个含义。

有幸福女神,又有功德牌坊,根据临高县的规划,依托这样的公园,周边将吸引各方投资,最终将建设一个临高新城,临高人民的幸福生活,似乎即将展开,然而,就在采访时,原先住在这里的几个村民围了过来。

得知,盖牌坊时,村民们自愿与政府达成了协议,让出了280多亩耕地,补偿费是每亩4万元,而现在,新城建设的征地又开始了,他们村剩余的70多亩耕地又被征用,这一次的征地并没有经过全体村民的签字和同意。

村民:我们村的土地没有问过群众,几个村干部把土地就卖了,卖了我们种下的树,甘蔗什么都没有给青苗补偿。

用不了多久,村里的土地将不再存在。

而每户数万元的土地补偿款一旦花光,村民的生活将无以为继。

虽然生活在牌坊群下,这样现实的问题,让村民们实在无法感受到牌坊楹联上描述的即将展开的幸福生活。

村民:现在你们搞那个牌坊那么多钱,还不如给我们老百姓,我们老百姓生活很困难,我们村土地搞完了,我们以后怎么生活,我们以后干什么,要吃什么。

侯丰:发展文化产业,是件好事,可搞文化先得有文化,搞产业先得懂产业。

像临高县这样,作为贫困县,还口挪肚攒,东求西告,弄了这么一大堆奇怪的建筑,这值吗?县里说,这事常委会、政府会、党代会、人代会全通过了,言外之意就是成败大家都得认,个人可以不负责。

真能这么简单吗?这个项目的决策过程,促使我们更深入地思考对公共财政支出的科学论证机制和监督制约机制。

只有在这个过程当中,真正体现民主的原则和科学的精神,只有让监督制约真正有效有力,而不是流于形式,权利才会健康运行,干部才会认真负责,钱才会花到百姓最需要的地方。

感谢收看今天的《焦点访谈》,再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